网站首页 心理百科 公司简介 推荐心理师 电影赏析 婚恋情感 青少年常见问题 案例介绍 职场减压 私人心理顾问
关闭
点击这里给石老师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石老师发消息
   公告栏
   热门文章
   联系我们
地 址:昆明前新路前卫营鑫逸苑
昆明市北京路中段SOHO俊园10幢2单元516室(北京路凤凰新村奥斯迪购物广场公交车站旁)
电子邮箱:qqipping@163.com
联系电话: 0871-63549023
 
 
惨烈!被妈妈掀被子,儿子居然跳楼?
作者:武志红    发布日期:2017/2/11   阅读:952次
中国式人际关系的“逼”字,说白了,就是“控制”。
且不论她的做法对错与否。但就文中那个姑娘的言语来说,之所以让很多人觉得“爽快!帅气!”,是因为透着这股气势:

我想这么做,我不想那么做。
这就是我的意志,我的选择。
我不需要你的批准。


而这,恰恰是“反控制”能够成功的关键。
其实,面对咄咄逼人的控制者,最强有力理由,无他,仅仅是 —— “因为我想这么做!”


家庭中的控制者们,永远在气势汹汹地将她的意志强加给你,处处干涉你,一再打乱你的节奏。

几个来访者都对我说过类似的话:

人生最大的噩梦是,你身边有一个人,无论你做什么,她都要纠正一下。
并且,你必须按照她的来,否则不罢休。
一件小事的纠缠,都能发展到你死我活的地步。


之所以使用“她”字,是因为:控制者常见于母亲或妻子。

当然父亲也有,而且不在少数。

一个经典的例子:

我的一个朋友,他回家,喝了口水后把水杯放到桌子一侧,结果父亲冲过来说:“你怎么能把水杯放到这儿,应该把水杯放到那儿!”

然后父亲将水杯放到了桌子另一侧。
朋友感觉,如果他一开始就将水杯放到了桌子另一侧,即父亲放杯子的地方,父亲还会说同样的话,并将杯子放到他一开始放的那侧。


这样的事,在他生命中发生过无数次,他深切知道,关键不是怎么做合理,而是,他做什么父亲都要纠正一下,仅此而已。

如控制者是母亲 —— 这在中国最常见,那会引出很多问题,如拖延(必须声明下,不是所有拖延都要归到这个原因上)。

有一个什么事都要纠正一下的妈妈,你就很容易有拖延症。

有此拖延症的人,头脑和身体是分裂的,头脑指挥不了身体。

因为,头脑看似是自己的,是自己对自己发号施令,但其实头脑是被妈妈洗过并侵占的,头脑是妈妈的意志,而身体才是自己的意志

面对一个强控制力的妈妈时,孩子缺乏反抗空间,他甚至都不能意识到自己想和妈妈对着干。

但身体通过拖延,完成了对头脑里的“妈妈的意志”的对抗。


其实,对谁来说,最好都是头脑为身体服务,而非相反。

如头脑被别人的意志侵占,那身体会发展出各种方式,隐蔽地表达自己的意志。

一次课上,一位男学员做分享时,我突然有幻觉般,觉得他的手臂与身躯,如变色龙般缓缓移动,好像是分解成了无数个慢动作,但又把它们连接到一起。

看起来貌似是连接成了持续的动作,但其本质是切割成了无数个裂开的微动作。

和他沟通,他也想到了变色龙。

对此,我的理解是:
他的身体在动时,妈妈的意志和他自己的意志同时发出了指令,而且方向相反。并且,这两种意志同时稳定存在。

结果,这两股力量持之以恒地纠缠,导致了他变色龙般的肢体动作风格。

自伤乃至自毁,也是常见的一种对抗控制者的方式

譬如,今天早上被推上热搜的“ 被母亲掀被子,男生一气跳下12楼 ”。这就是用最严重最惨烈的自毁来抵抗控制者意志的入侵。

 
再譬如,父母屡屡干涉孩子的学业,强力入侵孩子,那孩子就会产生这样的矛盾:如果他还能学习好,就证明了父母入侵是对的,所以,他们会通过无论如何努力都不能学好的潜意识自伤方式,表达对抗。

一位来访者说,小时候涉及到他的事情上,妈妈总是对的,她的道理一套套的,他说不过妈妈。这样可以看出,他其实已经陷入到一个迷局中:他要做什么,还要和妈妈辩论,必须证明并说服妈妈自己有正当的理由,才可以。这种迷局,也会体现到他生活的各种角落。

但其实,我们要做什么的最强有力理由是 —— 我想这么做!

我想这么做,我不想那么做。这就是我的意志,我的选择,我不需要你的批准,更不需要向你证明我是对的。

当然,如果自己的选择,会在事实层面上波及到对方,甚至伤害到对方,那就很不同了。

但如果不是这样,而只是对方有情绪 —— 她(他)感觉到自己受伤,那么,这份受伤的情绪要由对方自己负责,而不该由我负责。

控制者去干涉被控制者时,理由常常是很荒诞的。如很多网友的例子:

我妈妈,顺其自然的事情,她也一定要在我做的前一秒说出口来指挥我。
比如出门前我准备穿鞋,她会先我一步说,“把鞋穿上”。
东西掉了,她先我一步说,“捡起来”。
很崩溃。
我婆婆竟然教我如何放置夹衣服的夹子!
我也是无语,我想怎么放就怎么放,为何连这种事情也要干涉我?
另外她还很喜欢说:看吧,我早说了,你们这种事情肯定做不来。你们就是不听我的。

也有作为控制者的网友讲了他们的内在历程:

昨天晚上煲银耳汤,我忘记加水,直接炖上了,还好是电压力锅,没有焦。
但发现的一刹那,我感觉自己要崩溃了。
而且老公过来说了一句“你真牛”,我简直悲愤交加!
有一种完全失控的感觉。
我觉得自己犯了很大的错误。
我去菜市场买桃子,回家打开一看,惊呆了:
明明自己挑的鲜美的大桃子,可是一眼看过去,里面全部是烂的、黑乎乎的、流着水的破桃子,被调包了。
我第一反应是吓到了,哭了起来,觉得全世界都黑暗了。
男朋友却觉得没必要反应那么大。
这也是世界崩塌的感觉吧。
每次家里出现水管漏水、马桶堵塞、灯泡坏等问题时,我都会有一种很深的崩溃感!
现在明白了,那就是控制欲。
失控即是灭亡。

这三个例子,能看到一些共同点:

任何失控,不管事情大小,他们都会感觉到崩溃。

并且,崩溃有两个层面:外界似乎崩溃了,自己的内心也崩溃了。

此外,他们会有严重的自我攻击。

外界崩溃,是内在崩溃投射出去的结果。内在崩溃,用自体心理学的话来说,即自我瓦解的体验。这是最可怕的体验之一

所以可以看到,任何失控都像地震般。因此,控制者会尽一切可能让事情尽快恢复控制。而所谓控制,也就是 —— 事情和他们想象的是一样的。这就不可避免地会导致他们对别人的控制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可以这样理解:控制者的内心,其实停留在婴儿早期的发展水平上。

如果没有妈妈,婴儿什么事都做不了,任何挑战,对他们来说都是失控。

所以,婴儿身边必须有一个抚养者,最好是妈妈。

当婴儿有需要时,妈妈可以满足他,当婴儿感觉要崩溃时,有妈妈的怀抱在围裹着他。

这样的体验有充分累积,婴儿就会真切体验到:事情基本在掌控中。即便有失控,他也不会跌落到虚空中,相反,会跌落到妈妈的怀抱里。

但如果身边没有妈妈或任何抚养者,婴儿的失控就意味着“彻底的无助与破碎”。

于是,当外界崩溃时,他们的自我也有瓦解感 —— 我什么都对付不了,我太差了,我该去死

对婴儿来讲,这种感觉是真实的,但对于成人来讲,这主要是一种感觉,而不再是真实的了。

大多数失控,正常的成人都可以基本应付,不会处于彻底无助中,化解问题有许多种可能。

不过,这样说起来容易。
但真正从自我经常瓦解,发展到一个可以基本包得住自己负面情绪的自我,不容易。

可无论如何,对于作为控制者的成年人,我们知道,问题就是出在这里,不能再将感觉等同于事实,特别是,不再因为失控,而激烈地攻击自我 —— 这也很难避免,但一旦发现自我攻击,就让自己停下来,不再加深它。

在关系中,控制者需要尊重界限,知道我是我你是你,我无权干涉你的世界。当我控制不住地入侵你后,我知道,这样做是我的事,而不是你就该被我入侵。

而作为被控制者:
1 . 请觉知自己头脑与身体的分裂,知道很多时候头脑发出的声音并非是自己的,而是控制者在说话。
2 . 告诉自己,要做什么事,这一个理由就够了 —— “我想这么做!”你不需要说服别人,不需要别人批准。
3 . 在小事上,如吃喝拉撒睡,开始和控制者对峙后,最好是找好一个点,持续和控制者沟通、交流、对峙,一次次向对方说:我是我,我有我的想法和选择。
4 . 对峙时,采取这样的态度 —— 不含敌意的坚决。我很坚决地守住我的立场,但我没有敌意。
5 . 在一起时,对控制者有点耐心,特别是他们失控时,知道那对他们是很可怕的体验。
6 . 你可以远离控制者。让你不能远离的,常是你内心严重的内疚感;你觉得远离他们,他们会死掉。


概括而言,被控制者需要为自己争取空间,控制者试着去处理失控的感觉。

双方都不要激烈地攻击对方或自己。

都是可怜人。

 
 
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关于我们  推荐心理师  电影赏析  婚恋情感  在线留言  案例介绍  服务项目  网站论坛
地址一:昆明前新路前卫营鑫逸苑
地址二:昆明市北京路中段SOHO俊园10幢2单元516室(北京路凤凰新村奥斯迪购物广场公交车站旁)
电子邮箱:sanjiahe@163.com Thx224425@126.com
版权所有 2007  心理师咨询网 联系电话: 0871-63351124    63549023
技术支持:昆明天度网络
滇ICP备09001966号